浙江大學馮國棟教授應邀為文學院師生作學術講座

日期: 2020-09-11 閲讀: 來源: 關鍵詞:

9月8日、9日,應蘭州大學文學院邀請,1998級研究生校友、浙江大學人文學院副院長、古籍研究所副所長馮國棟教授作了題為《書寫、儀式與述行——涉佛文體淺論》和《佛教與中國文學散論——以“河東獅吼”與蘇軾的<日喻>為例》的兩場線下學術講座。蘭州大學胡穎教授、蘭州財經大學李向陽老師及部分研究生、本科生參加了講座。講座由蘭州大學文學院楊許波副教授主持。

9月8日下午為第一場學術講座。在介紹了佛教與中國文學關係研究的現狀之後,馮國棟指出這些研究存在“或聯繫過泛、過浮;或求之過深、過鑿”的兩難困境,而涉佛文體則是解決這一問題的有益嘗試。結合具體拓片,馮國棟介紹了塔銘、寺廟碑記、像贊、疏文、詩偈等主要的涉佛文體,分析了涉佛文體的文學史意義,從中不僅可以看到某一作家與佛教關係的親疏程度,也可以瞭解到文人的佛教態度、佛教觀念和佛教思想,並且涉佛文體的研究也大大豐富了中國文體學的內容。從涉佛文體與儀式的關係出發,馮國棟對上堂、小參、入室、秉拂等教學儀式與詩偈、祖師忌辰與像贊、亡僧法事與下火文等進行了生動地展示。從涉佛文體與述行的關係出發,馮國棟認為涉佛文體由於常與一定的佛教儀式有關,所以常常不是描述的,而是述行的;不是指向內部的,而是指向外部的;不是表現狀態的,而是產生行為的。

講座最後,馮國棟針對同學們提出的問題作了詳盡細緻的回答,促進了同學們對相關領域的深入探索與思考。

9月9日下午,馮國棟在榆中校區天山堂為文學院本科生作了第二場學術講座。首先,馮國棟從中國文化發展史的視角對中印文化交流進行了宏觀的概括,通過考察“想入非非”“一塵不染”“百尺竿頭”等成語的生成機制,解讀其與佛家偈語、經卷的淵源,從而歸納佛家文化傳入中國後,產生了改變文化形態、擴充語義範圍等等影響。隨後,馮國棟由表及裏地剖析了蘇軾詩中為自己談禪的好朋友陳季常之妻柳氏所冠以的“河東獅吼”稱謂的原因。他追溯了佛家原典中對於“獅子吼”的解釋,考述了《天聖廣燈錄》中關於禪師善昭“西河獅子”的記載,推演出汾陽一帶禪師以“西河獅子”這一為廣大文人所接受的借代語,並將從西涼傳入西河的獅子舞與此建立聯繫。隨後他用《太平寰宇記》《元豐九域志》等地理志闡釋了“西河”對“河東”的隸屬關係,並將“河東獅子”與柳氏的郡望進行聯結,最終,得出了“河東獅吼”一典既與柳氏郡望相合,又與陳季常好談佛理的性格息息相關,還與“獅子”本身的形態有着緊密聯繫的結論。此後,馮國棟又講述了蘇軾《日喻》中以寓言的方式所體現出關於本體和喻體的道理:喻體與本體必然有一部分是同質的,也必然有一部分是異質的,若在比喻的過程中將前一喻體與本體異質的部分作為另一喻體的本體,必然會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並提煉了蘇軾《日喻》與《大般涅槃經》中的《盲兒問乳喻》寓言內涵的同一性,以此分析蘇軾文學作品對於佛教文化的接受與改造。另外,馮國棟就學術研究方法提出兩點自己的見解,一方面是從“不疑”處發現“疑”,自認為已經將問題解決時,要進一步深入思考,尋覓出自己研究的邏輯鏈條中不完整的部分;另一方面是要從“平常”處發掘“不平常”,着眼於那些看似平平無奇卻極具代表性、合理性的事物,而非那些博人眼球卻沒有普遍意義的事物。

在師生互動環節,馮國棟針對同學們提出的問題進行了詳細地解答,將中華文化務實剛健的靈魂與印度文化中虛無玄妙的特徵進行類比,分析了印度文化對於中華文化的補。他還解答了同學們對於“為何佛教在中國古代接受度如此之高”的疑問,並指導同學們利用多樣化的方法,根據具體情況選擇古籍版本。楊許波在進行總結性發言時指出:馮國棟的講座鞭辟入裏,脈絡鮮明,從蘇軾文學作品中的一個典故、一篇文章探索佛教與中國文學的關係,剖析了佛家文化對於中國文學發展的深刻影響,具有很大的啓發性,引人深思。

馮國棟系蘭州大學文學院1998級研究生校友,此次回母校作為優秀校友代表參加了文學院研究生迎新典禮並致辭。在兩次學術講座中,馮國棟多次提及自己在母校求學的經歷,流露出對母校和恩師的深情,為在場師生奉獻精彩講演的同時,也對學弟學妹寄予了很大的期許。

發現錯誤?報錯
文:支小蓉,仲恆
圖:
視頻:
編輯:盧曉慶
責任編輯:許文豔

推薦關注

閲讀下一篇